延长产假增设育儿假 能否缓解年轻人的生育焦虑

2021-12-07 母婴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(中青报 中青网记者 李桂杰)在北京工作的小唐最近称自己“痛并快乐着”,她怀孕二胎已经有六个月了,“家里两边老人身体都不太好,谁来帮我带孩子呀?”这个问题让她特别心焦,她注意到了,全国各地已相继完成了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修改工作,密集出台鼓励生育措施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全国已经有20多个省份完成修法或启动修法,其中延长产假、增设育儿假、发放生育补贴备受关注。

各地调整计生政策延长产假增设育儿假

11月26日,《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<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>的决定》通过,其中规定,按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,女方除享受国家规定的产假外,享受延长生育假60日,男方享受陪产假15日。

浙江省新修订的《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规定,生育一孩的产假为158天,生育二孩、三孩的产假为188天。妇女产假的期限自生育之日起按照自然日计算,包含国家法定节假日、休息日和职业假。不影响晋级、调整工资、计算工龄。

浙江省、广东省修订后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都作了规定,再婚夫妻生育子女的数量,按照再婚后夫妻共同生育的子女数计算,再婚夫妻再婚前生育的子女数不进行合并计算,也就是再婚夫妻再婚后也可以生育三个孩子。

陕西省司法厅近日就《陕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(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)》征求意见,征求意见稿中规定:合法生育的父母在子女一至三周岁期间,每年给予父母双方各不低于三十天的育儿假。

记者注意到,各地调整计生政策大都规定了:延长产假、生育假、夫妻双方享受育儿假等;发放生育津贴或补贴金;参保女职工生育三孩的费用纳入生育保险待遇支付范围。规定再婚夫妻也可以生育三个孩子.

产假延长能否有效执行

小唐说:"延长产假对于我来说,无疑是一件大好事,但产假结束后,我还得面临重返职场的问题,我在政府部门做公务员,很担心休产假回去后,工作位置没了,不一定能被领导重用。”

“以后女孩子找工作估计更难了。”看到多地延长产假的规定,一位正在求职的女孩说,自己找工作过程中,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“打算多久结婚生孩子?”

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日前发布的一项对25个省(市、自治区)共计7642人进行的调查显示,与生育之前相比,生育一个孩子使得妻子的就业几率下降约6.6%; 继续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妻子,其就业几率再次下降9.3%。

中央财经大学人力资源管理系教授朱飞在接受中青报 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,延长产假,对女性的种种好处显而易见,但也要看到其执行的难度以及可能带来的潜在问题。例如,一些地方政策明确规定,休生育假不影响晋级、调整工资、计算工龄。但在具体实践中,大幅延长的假期、以及可能出现的二孩和三孩情形,对用人单位形成的潜在挑战相当大,执行过程中,生育者休完产假之后,工作岗位还在不在,晋级和工资调整是否能通过相应考核等,这些问题都需要考虑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近日公开征求意见的《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(修正案草案)》中,“修改依据和理由”一栏中提到:假期过长有可能影响女性就业,从长远看,不利于维护和发展女性权益。 朱飞认为,这段话相当中肯,是对待生育的客观、理性说法。应该承认,现代社会生活、工作节奏越来越快,一个育龄女性较长时间脱离职场后,返回职场后面临的种种困难都相当大,这对其职业发展和职业生涯的连续性都可能带来巨大冲击。

计生政策调整仍需充分吸纳民意

华中科技大学的调查结果还显示,生育一个孩子将使家庭劳动力市场总收入下降约5.6%;继续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家庭劳动力市场总收入再次下降约7.1%。

“工作中,由于生育二孩三孩对用人单位发展和人均效能等都会形成潜在影响,延长产假、增加育儿假等措施可能会导致女性就业更加困难,进而导致年轻人对生育问题更加焦虑。”朱飞说,这些成本全由用人单位负担显然是不现实的,要避免政府释放生育红利、完全由用人单位“埋单”现象发生。

“政府部门应出台政策,通过财政补贴、税费减免等措施补偿用人单位的成本,共担生育成本,用人单位才能更积极配合这些政策的落地。” 朱飞说。

北京义贤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明欣对记者表示,为配合三孩政策的落实,各地都在调整计生政策,这个立法过程仍需充分吸纳民意,听取各方,特别是用人单位和女性职工的声音,在此基础上科学论证、制定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新规则。

目前,在我国,0至3岁幼儿的托幼服务主要由家庭自行承担,社会化、市场化托育服务还存在较大缺口。

朱飞认为,提高生育率是个系统工程,不单单是延长产假和增加育儿假,政府投入相应资金,提高婴幼儿托管育社会服务设施的供给数量和质量,增加在相关社会服务专业人才培养的投入,切实解决年轻人不敢生的问题,更为重要。

叶明欣表示,目前延长的产假有生育保险可以保障女性休假期间的薪资,但是新增加的育儿假带来的经济成本如何分担,还需进一步明确。

相关推荐